庆祝建党百年·党史学习教育 | 黄麻起义诠释“人民就是江山”

文章来源: 湖北日报 · 2021-03-25
PDF
图片

跨越百年的初心对话

巍巍大别山下,倒水河静静流淌。

告别贫困的“将军县”红安,绿水青山铺起老区人民的“金山银山”。

94年前的那个冬天,黄麻起义一声惊雷,革命斗争的烈焰燃起。

从此,红旗漫卷这片热土:3支红军主力部队孕育成长,14万英雄儿女为革命献身,用鲜血凝铸成“万众一心、紧跟党走、朴诚勇毅、不胜不休”的红安精神。

共和国成立后,以“红”命名褒奖,改黄安为红安。

为什么这里“铜锣一响,四十八万”,人民群众不怕牺牲、百折不挠,坚定不移跟党走?

为什么在腥风血雨中,这里的革命红旗始终不倒,革命火焰始终燃烧?

历史告诉我们答案: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

图片
 

▲黄麻起义总指挥潘忠汝,牺牲时年仅二十一岁。(资料图片)

大别山,英雄的山
“砰!”一声清脆的枪声,刺破夜空的宁静。
一时间,火光四起,“冲啊!”“杀啊!”呐喊声连成一片,响彻云霄。
腾腾烈焰中,数以万计的农民起义军从四面八方涌向黄安城,架云梯、撞城门、攀城墙。南城门被打开后,起义大军攻进城内,一举歼灭顽敌。
“胜利了!”欢呼声中,鲜艳的革命红旗第一次插上古老的黄安城头,迎着旭日猎猎飘扬。
1927年11月13日,黄麻起义爆发,一夜激战,攻占黄安城。在黄麻起义和鄂豫皖苏区革命历史纪念馆里,以光电技术生动还原的这一历史场景,让3名“00后”大学生深感震撼。
党的八七会议后,全国各地的起义烽火燎原。至1929年,全国12个省、约150个县发生约200次起义。
“黄麻起义属全国有重大影响的起义之一,在湖北则是规模最大、参加人数最多、坚持时间最长的起义。”知名党史专家、原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石仲泉,为《黄麻起义全记录》一书作序时如是说。
从这次起义的战火中,走出了4位党和国家领导人、26位开国将军和大批骨干,在后来的革命战争中,他们的战斗足迹遍及全国。
“黄麻起义的领导人有十多位,为什么没有一位开国将军?”湖北科技职业学院学生鄢文佳有些疑惑。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黄麻起义领导人绝大多数都已牺牲。”讲解员秦朗语音低沉。
黄麻起义总指挥潘忠汝,在保卫县城的战斗中,六进七出掩护战友突围,不幸中弹牺牲,年仅21岁;
副总指挥吴光浩,后奉命赴河南商城领导起义时遭遇伏击牺牲,年仅23岁;
主要领导人之一吴焕先,后率红二十五军长征,在甘肃的一次战斗中牺牲,年仅28岁……
大别山,英雄的山。
黄麻起义,在鄂豫皖地区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从此,大别山走出无数的英雄儿女,为了革命前仆后继,抛头颅洒热血。
红安县七里坪镇观音阁村,秦光远带领55位村民参加革命,最终只有他一人见证了共和国的诞生,成为开国将军。这55名烈士,平均年龄26岁,年纪最小的仅14岁。

“他们将年轻的生命献给了共产主义理想,献给了党和人民,先烈故事让我热血澎湃!”站在观音阁村烈士纪念碑前,18岁的湖北民族大学学生胡可眼眶湿润。

 

▲黄麻起义和鄂豫皖苏区革命烈士纪念碑前,红安实验小学学生吟唱《黄安谣》

铜锣一响,四十八万
“小小黄安,真不简单;铜锣一响,四十八万;男将打仗,女将送饭。”
黄麻起义和鄂豫皖苏区革命烈士纪念碑前,红安实验小学“小小铜锣艺术团”数十名学生齐声吟唱《黄安谣》,90多年前老百姓吼着“革命号子”投入革命洪流的情景恍若眼前。
“党的初创时期,董必武等创办私立武汉中学校。徐希烈、王秀松、戴季伦等一批进步学生,投入党的怀抱,将革命火种播撒到黄安、麻城两县。”位于黄麻起义和鄂豫皖苏区革命烈士陵园内的董必武纪念馆馆长夏红梅介绍。
据史料记载,当时,黄麻地区农民运动蓬勃发展,到1927年春,仅黄安10个区、210个乡的农民协会会员就达5.6万余人。当年10月,根据省委指示,黄麻特委和鄂东革命委员会成立。
“黄麻起义最大的特点是没有任何正规军队参加,参加者都是农民,叫做‘揭竿而起’。”黄麻起义领导人之一戴季英于1984年12月撰写《黄麻起义前后》,文中写道,当时动员起来的群众约20万,配合自卫军攻城的武装群众约2万,实际黄麻两县当时所有的人都动员起来了,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出动了。
七里坪镇,黄麻起义策源地、攻城主力出发地,也是后来建立的鄂豫皖苏区的中心。镇上的长胜街保留了大量革命旧址。
七里坪革命纪念馆讲解员周维介绍,当年,广大青壮年踊跃报名参加红军,涌现出了许多妻送夫、母送子的动人场面。紫云区妇女张桂英劝新婚3天的丈夫报名参加红军,一时被传为佳话,在檀树岗招兵站就悬挂着“世人要学张桂英,她劝丈夫当红军”的巨幅标语,仅一天就招收800余人。
“她们把最后一碗米送去做军粮,最后一尺布送去缝军装,最后一件老棉袄盖在担架上,最后一个亲骨肉送上战场。”在黄麻起义和鄂豫皖苏区革命历史纪念馆,兰桂珍、徐正修等革命母亲的故事深深打动了“00后”大学生。
“为什么铜锣一响,四十八万?为什么老百姓不要家不要命,也要拥护共产党?”武汉轻工大学学生王钜洋向红安县档案馆馆长辛向阳提问。
“我们不仅打下一个黄安县,我们还要打遍大别山,打遍全中国,打出我们的大路,打出我们的江山。”辛向阳说,这是潘忠汝在1927年11月18日工农革命军鄂东军成立大会上讲的一段话。

“因为,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辛向阳说。

 

▲程儒继展示爷爷程昭续烈士用过的大刀。

仅次于中央苏区的第二大苏区
七里坪镇熊家咀村村民程儒继,是革命烈士程昭续之孙。
“这是爷爷参加黄麻起义使用的武器。”程儒继从家里拿出一把珍藏已久、锈迹斑斑的大刀。
时间磨去了刀的锋芒,却磨不掉革命者的精神光辉。
1927年9月,黄安县委发动九月暴动,第一次向农民提出党的土地革命口号,这是黄麻起义的序幕。县委委员程昭续等,带领程璞畈一带300余名农民首举义旗。
程儒继说,在黄麻起义一年多后的一次战斗中,爷爷不幸受伤被捕。敌人用刺刀顶住他的脖子问:“你要脑袋,还是要共产党?”
“老子要的当然是共产党!共产党万岁!”程昭续斩钉截铁地回答。随后,他英勇就义。
黄麻起义胜利占领黄安城后,建立了鄂豫皖边区第一个工农民主政权——黄安县农民政府;成立了鄂豫皖边区第一支革命军队——中国工农革命军鄂东军,它是中国工农红军三大主力之一的红四方面军最初来源和建军起点,并先后孕育出红二十五军、红二十八军两支红军主力部队。
坚守县城21天后,起义队伍突破国民党军的重兵围攻,进行游击战争,开辟革命根据地。
1930年6月,鄂豫皖边区苏维埃政府成立。统一后的鄂豫皖革命根据地,鼎盛时期总面积4万多平方公里,人口350余万,红军主力部队4.5万余人,是仅次于中央苏区的第二大苏区。
峥嵘岁月里,多少将士横刀立马,多少英烈长埋忠骨!

探访结束后,19岁的鄢文佳心绪难平,写下感受:“黄麻热土多义士,慷慨志气荡世间!”

“红军”一词最早出自红安

黄麻起义军攻克黄安县城后,大街小巷贴满红色标语、对联。其中,黄安县著名书法家、清末秀才吴兰陔所写对联,张贴于黄麻起义后新建立的工农民主政权——黄安县农民政府门口,最为人们称道。

“痛恨绿林兵假称青天白日黑暗沉沉埋赤子,克复黄安县试看碧云紫气苍生济济拥红军。”这副对联巧妙嵌入绿、青、白、黑、赤、黄、碧、紫、苍、红10种颜色,对仗严整,构思精巧。上联将蒋介石打着孙中山先生的革命旗号悍然发动反革命政变,建立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反革命政权,残酷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人民的罪行,揭露得淋漓尽致;下联则赞扬了农民起义军攻克黄安城的伟大壮举,表达了广大人民衷心拥戴起义军的真挚感情。

董必武纪念馆馆长夏红梅介绍,对联中将起义军称为“红军”,这是目前所知最早将党领导的人民革命武装称为“红军”的民间版本。

《中国共产党湖北省红安县历史(第1卷)》(中共党史出版社2019年版)记载:党史界有专家认为,中国“红军”之称谓有两个出处,一是国外,源于前苏联;一是国内,出自湖北红安。

 

图片

学党史悟思想 代表委员谈感受

党史是最好的营养剂,也是最生动的教科书。

烈士的鲜血染红了英雄的土地,“朴诚勇毅、不胜不休”的红安精神应该发扬光大,代代相传。

学习党史要走心要力行,将党史学习成果转化为干实事、办实事、干成事的动力。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协副主席、中国工程院副院长 邓秀新

 

每次重温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革命的伟大历史,心中就会增添很多正能量。这是砥砺我们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不竭动力。

通过党史学习,不断提升自己的精神境界,引领群众听党话、跟党走,当好新时代乡村振兴的“擎旗手”、共同致富的“领头雁”。

——全国人大代表、广水市十里街道办事处观音村党支部书记 熊永俊

 

明镜所以照形,古事所以知今。在建党百年之际、“十四五”开局之年,中央部署开展党史学习教育,正当其时。

我们将继续加强对党史、国史的学习,加强革命传统教育、爱国主义教育、大学生思想道德教育,把红色基因传承好,练就担当作为的硬脊梁、铁肩膀、真本事。

——全国政协委员、湖北第二师范学院院长 郑军

图片

 
 
湖北省荣军医院 版权所有 鄂ICP备140020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