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风雨满是爱——记湖北省荣军医院核酸采样队

文章来源: 湖北省荣军医院 · 2022-05-05
PDF

重点人群筛查、隔离点检测、动态清零……核酸采样检测始终是常态化疫情防控无法绕过的一环。之中,医护人员化身“大白”,或奔赴于街头巷尾、或忙碌在社区广场,以担当守护,诠释生命底色,构筑起道道抗击疫情的坚固防线。

伏虎山下,卓刀泉畔。湖北省荣军医院迅速组织医护人员,组建核酸采样队伍,一路风雨一路搏,在砥砺前行中谱写出曲曲时代赞歌。

图片

咬牙坚持,拉起一支核酸采样队伍

 

“湖北省荣军医院核酸采样队是武汉市最早组建起的核酸采样队伍之一。”院党委书记马汉江回忆,2020年1月29日,疾控中心核酸检测权限下放,新冠肺炎疑似患者与发热患者的核酸检测需求激增,成立自己的核酸采样队伍迫在眉睫。

 

采样队伍建立之初,仅有4人。就这么几个人,还是从科室硬挤出来的,没办法,人数太少,撑不起“队”,只能成立“采样小组”。

 

经过卫健部门和疾控中心的规范培训,省荣军医院第一支核酸采样小组上岗的第一站便是为洪山区高度疑似新冠肺炎患者、医院收治的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和门诊发热患者进行核酸采样。这种最密切的接触工作,他们时常加班到凌晨,每天采样几百例。此外,他们还需要协助洪山区疫情防控指挥部对隔离点开展核酸采样。

图片

随着任务增多,采样量扩大,医院又陆续协调部分医护加入,到2月底,采样队伍从仅4人壮大到十几人,他们开始改称“核酸采样队”,由医务部统一管理,并被分成若干个采样组。短短两个月,便为院内新冠肺炎疑似患者、发热患者、确诊患者核酸采样20000余人次;协助区疫情防控指挥部对隔离点的新冠肺炎疑似患者、发热患者、确诊患者、密切接触者及全市核酸筛查采样15000余人次。

 

这个数字在今天我们看来平淡无奇,要指出的是,2020年初我们对新冠病毒的认识和现在截然不同,对新冠病毒存在的心理恐惧也和现在截然不同。但就当时来说,这个成绩确属来之不易。

最大最小,成长中持续注入新力量

 

2020年5月,湖北省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调整为二级响应,之后,全国进入常态化疫情防控阶段,但湖北省荣军医院核酸采样队并没有随之解散,而是紧跟推动复工复产的脚步,队伍愈加壮大,并不再局限于年青医护。

 

来自公共卫生科的涂希平,出生于1964年,现年57岁,是采样队年龄最大的队员。科室考虑曾劝她,多在家照料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平平安安退休。她总是笑笑,回答说自己也干不几年了,能做一点就做一点。

图片

2021年8月,武汉又一次面临疫情反复,为迅速阻断疫情传播,武汉连续开展全市全员核酸检测,涂希平再次披挂上阵。仲季之交,夏暑尤甚,加之防护服密不透风,同事担心她中暑,纷纷劝阻。她回复说,自己在公共卫生科工作这么多年,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能照顾自己,果然圆满完成任务。

 

谈起采样的酸甜苦辣,居民不理解最为平常。涂希平就遇到这样一位居民,因采样员没叫他的名字,而不配合,在拒绝采样的同时向现场社区负责人投诉。对方一直强调,信息录入员叫了他名字,采样员也应该先叫名字后采样,才能防止出错。涂希平耐心的给他解释,现场的采样员没办法知道采样对象的名字,加上社区负责人证实,方取得对方理解。

 

与涂希平相反,来自妇产科的吴佳宝,出生于1993年,标准的九零后,是采样队最年轻的队员,同时也是2020年武汉疫情阻击战的参与者。之后主动报名参加核酸采样队,由于居住地距离医院较远,任务结束常到深夜,吴佳宝就独自回家,她舍不得让丈夫来接,说是采样地点不尽相同,也不知道什么时间结束,丈夫第二天也要上班。同一科室的王颖,仅比吴佳宝大一岁,孩子只有9个月,尚在哺乳期。在上级部门借调工作结束返回医院工作后,直接报名加入核酸采样队。

图片

对湖北省荣军医院来说,一名名医护就等于一个个队员。截至目前,采样队已扩充到200余人,按科室分为15个采样组,固定了职责,做到快速反应,可以随时根据疫情防控指挥部门部署,奔赴社区,为阻断疫情传播积极贡献力量。

砥砺前行,幕后辛酸往往不为人知

 

2022年4月22日,大雨磅礴。武汉市第10轮核酸扩面检测,在暴雨中坚守四个小时的老年医学科青年医生范学群刚回到家中,就听到婆婆说孩子生病,幼儿园老师联系不上她,于是把电话打到家里。

 

看着被婆婆接回家中,正在熟睡的孩子,范学群心酸不已。她拿起电话想要请假,却又犹豫起来,忖思再三,始终没能拨出。

 

第二天,范学群打算按时下班,早回家照顾孩子,却又接到采样任务,只能视频嘱咐孩子,好好吃药,早点好起来。听着孩子稚嫩的说:“要好好吃药,要快快好,要妈妈去幼儿园给小朋友采核酸。”那一刻,范学群忍不住落下泪来。

 

家住武昌区首义路,与范学群同一科室的马梅凌,由于丈夫出差返汉后在酒店隔离,照顾读二年级在家上网课的儿子,患渐冻症的婆婆,和不满三岁的女儿,都落在她的肩上。马梅凌只能在任务之余,抽空通过远程视频管理儿子网课,任务结束,赶回家中照顾婆婆和小女儿。她说的最多的就是,我们辛苦点,让疫情早点结束,这样孩子就能早日复学。

图片

连续采集,采样队员胳膊常会酸痛到抬不起来。老年医学科主任张晋每次任务结束,都会组织科室采样队员相互按摩,帮助大家放松肌肉。谁家里有孩子,谁的老人需要照顾……张晋掰着手指数的一清二楚,但接到任务,他们依然义无反顾。4月7日,采样通知发出后,本属轮休的老年医学科护士吴彦黎不顾车程,花费四十分钟赶到医院,领受任务,一直忙碌到凌晨。

 

说到采样检测,信息中心不能不提,作为核酸采样队的特殊成员,他们的任务格外繁琐。在保障现场信息录入之后,他们要马不停蹄赶往检验科,进行信息核对、统计或补录工作,每次工作都要持续到清晨四五点钟左右。因此,常被队员调侃说成:“来的最早,走的最晚的一批人。”

图片

疫情之下,没人能置身事外。历经2020年疫情冲击与2021年疫情反复的湖北省荣军医院对其认识尤为深刻,也因此行动格外坚决。据了解,仅2022年以来,采样队就出动队员3000余人次,对20余个社区,连续开展15轮扩面核酸检测(2月份1轮,3月份3轮,4月份11轮),累计完成核酸检测采样1793808人次。

湖北省荣军医院 版权所有 鄂ICP备14002070号